当前位置: 首页 > 乡村艳妇 > 101 用力呀

101 用力呀

 1o1用力呀1o1用力呀

 梁红y 趁着陆云转身的间隙,迅把手里的短袖套在身上,一把抓住了陆云的手臂,娇哼道:“我不让你去,待会儿我给你mo两下还不行吗?”

 “mo两下又不能给我消火,我还是去找小英吧。”陆云手臂一挣,试图挣开梁红y 的束缚。

 “你怎么这么小气,刚才你不是已经看了个遍么,你还想怎么样?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就算你去找陆小英,她也不会让你真个儿把她吃了。”梁红y 放开陆云,r u着小手,笑眯眯地道,似乎xiong有成竹陆云一定不会去找陆小英。

 啧啧,这妮子啥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?!居然不会吃错了!

 陆云讪讪而笑:“小y 儿,咱怎么会跟个娘们儿似的心眼小如针,你不让咱去找小英,咱就不去就是了。”

 梁红y 嘻嘻一笑,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,哼了一声把被撕坏的衣服卷了卷塞在了bsp;  “r u没吃着,反倒搭上了一条凳子tuǐ。”陆云摇着头叹着气,把断了tuǐ的凳子提了起来,咣当一声摔出去老远,“小y 儿,你说怎么办吧,我总不能站着上课吧。”

 梁红y 想了想道:“要不上课的时候,你先和我对付着做一张凳子吧。”

 “这主意不错。”陆云喜上眉梢,“我先来试试,看咱俩能不能坐的下。”说着绕过梁红y 身边,一屁股坐在她的凳子上。

 不等梁红y 转身,陆云忽然将她拦腰抱住,双臂一收,梁红y 再次坐在了陆云的双tuǐ之上。

 “陆云,你干嘛呀,你那东西又硌着我了。”梁红y 小屁屁在陆云tuǐ上一阵1u n扭。

 “别动,再动的话我就要忍不住心里的冲动了啊。”

 要命啊!

 陆云的小老弟方才就已经蓄势待搭起了帐篷,再经过梁红y 那两个棉hua球的y uhu ,早就已经忍不住要冲锋陷阵了,而今被梁红y 柔软的小屁屁来回摩擦不断,几乎要当场口吐白沫。

 “你放开我呀,这都要上课了,你胡闹什么。”屁屁下的凶悍之物异常坚硬,梁红y 小脸上一片绯红,那幽谷深泉中流出涓涓溪水,漫过丛林,四散而溢。

 陆云一手揽着她的腰,一手顺延而上,轻轻握住了那令人遐思无限的棉hua球,把脸贴在梁红y 的后背上,轻声道:“小y 儿,好软好舒服啊。”

 梁红y 的xiong部虽然也被陆云侵袭过,却没有像现在这般坦然承受过,心里既害怕被别的同学看见,又有一种小小的期待和享受,复杂的情绪掺杂在一起,h n合着陆云熟练的抚n ng,身体上仿佛有万千虫蚁爬过,酥麻酸痒好不难受。

 “陆云,不行啊,别在r u了,我受不了了,快住手啊。”情窦初开的梁红y ,咬牙拼命抵挡着那一的ch o汐来临,齿缝中呓语般挤出几个字。

 “小y 儿,你身体好烫。”陆云没想到梁红y 如此的敏!感,紧紧是这么简单的抚mo便使她陷入了火的海洋,一不可收拾。

 梁红y 气息软绵,身体更是柔若无骨,软软的瘫倒在陆云怀中,螓后仰,樱口半张,似乎在寻找着什么,如兰的气息喷在陆云的脸上,极尽y uhu 之态。

 “陆云,我身上好难受,酸酸软软的浑身没有力气,我……我是不是生病了呀?”梁红y 满面娇羞,话音软绵绵的没有丝毫力道。

 生病!

 你确实是生病了,嘻嘻,而且病的还不轻!!

 陆云心中一阵好笑,嘴上却道:“对,小y 儿确实生病了,不过小y 儿千万别害怕呀,咱这就来给乖乖的小y 儿来看病,保证y o到病除,治标治本,嘻嘻!”

 “嗯……陆云,你……你干嘛,有……有你这么替人看病的嘛,嗯……”梁红y 贝齿轻咬红出声。

 陆云口中的治病,却是把手伸进了衣服内,切实地在那两个棉hua球上来回摩挲r u捏。

 虽然只是初步的亲昵,但是梁红y 一介雏儿,怎么会受得了,身体的摆动幅度越增大,几乎就要脱离陆云的双tuǐ,滑落到地面。

 棉hua球充满的难以想象的弹x ng,陆云爱不释手,反复r u捏,抬眼瞧见梁红y 朦胧的双眼,酡红的双颊,尤其那红润的香充满着无尽的情逾,不假思索的ěn了上去。

 狂热的ěn,让梁红y 终于找到了一丝突破口,将心里的火焰彻底释放了出来。

 然而,随着时间的延长,那股酸软的麻痒又开始在心里蔓延开来,单纯的亲ěn、抚mo,已经无法将那股子火热释放出来,但是她又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,只能呼呼喘吸着,不停扭动着身体。

 那坚硬的凶悍之物,在她不断的摩挲下,越的威猛无匹,势不可挡,几乎要将她彻底刺透。

 陆云自然感受得到梁红y 身体的变化,心中一笑,手上不由加重了力道。

 这一下,梁红y 更加受不了了,娇哼道:“不行了,陆云你放开我吧,我求求你了,我要死了,真的要死了。用力呀……”话一出口,马上羞得满脸通红,连声娇喘。

 陆云也只不过是想挑逗她一下,看看她的反应,如今目的达到手上的动作不由得一缓,离开梁红y 的红,轻笑道:“这可是我和小英经常玩的游戏,是不是很好玩呀。

 “一点都不好玩,难受死了,以后再也不要玩了。要上课了,你就放开我吧。”

 梁红y 下意识滴想挣脱开来,奈何被陆云一阵抚n ng,全身酸软无力,根本使不出一丝力道,只能苦苦滴哀求着陆云。

 “呵呵,以后还敢不敢说我是你的奴隶?”

 “不敢了,只要你放开我,我做你的奴隶都成。”梁红y 已经顾不得什么了,唯一的念头就是陆云能够放开她,让她能够将那说不出的感觉,尽早的抛开。

 见陆云依旧没有放开她的想法,接着又道,“好陆云,你饶了我吧,要不晚上去学校外面的小树林里,你在继续吧好不好?”

 ……

看网友对 101 用力呀 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