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乡村艳妇 > 089 斗嘴

089 斗嘴

 o89斗嘴o89

 臭不要脸?!

 陆云挠了挠头,貌似铁心兰说的也没错,人要脸树要皮,只不过这脸要的过分了,一直都紧密地包裹着,时间长了可不就臭了嘛!

 臭了咱就不要了,还省得买香油掩饰了!

 “小s 狼,你该回去上课了。”铁心兰催促道。

 好事不成,陆云郁闷的同时也觉得自己是该用心学习了,争取下个学期能够跟铁心兰学功夫。

 “嗯,心兰姐,那我先回去了,晚上我在过来找你。”

 “滚!小s 狼s x ng不改。”铁心兰伸手作势y 打。

 “嘻嘻,你满口的小s 狼,我要不s 一点怎么对得起这称呼。”陆云说着,溜一下溜到了m n口,回身笑道。

 铁心兰拿他没办法,无奈的道:“行了,别贫了,小心你的手臂,别再伤着了。”

 “嗯,我知道了,还是心兰姐关心我,我先去上课了。”陆云心中一暖,不再贫嘴,一转身跑了出去。

 ……

 回到教室,陆云看了一眼张筱雨,而张筱雨也恶毒的盯着陆云,那眼神中的凶狠之s ,表明了要将陆云碎尸万段方能解她心头之恨。

 陆云角浮上一抹冷笑,扶着张筱雨的男同桌道:“磊子,刚刚对不住了,被一sao狐狸气的失去了理智,没伤着你吧?”

 被陆云唤作磊子的男生,看上去文文气气的,正了正有些下滑的眼镜,看着陆云咧嘴一笑:“没事。你刚才特爷们,你都快成了我的偶像了。”

 “陆云,你刚说我什么?”

 磊子话音还没落地,张筱雨便骤然难,丝毫不为陆云敢出手打她而胆怯。

 陆云斜眼看着她,冷笑道:“我说什么了?”

 “你说谁是sao狐狸?”

 “我指名道姓说你了嘛,麻痹的,这教室里sao狐狸味越来越浓了,快他娘的没法待了。磊子,咱真同情你是怎么在这样的煎熬中度过一节又一节课的,悲哀,悲哀啊!”

 磊子听得好笑,但又怕身边的张筱雨冲自己飙,只能强忍着,一张脸憋的通红。他不笑,可不代表教室里其他学生不笑,当陆云说完的时候,便有不少男生nv生哄笑出声。

 “陆云,你……”张筱雨恼羞成怒,气的浑身颤抖,话都说不完整。

 陆云不屑滴看她一眼:“我什么我,别没事找事啊,老子都没搭理你,喊老子的名字干嘛。”

 “行,你个野……”张筱雨本能想jiao出野孩子三个字,但是当他触到陆云要杀人的目光时,硬生生给憋了回去,改口道,“等着吧,我早晚会找人收拾你,让你后悔打了我。”

 “那好,老子就等着一只sao狐狸带着一群1 ng的公狐狸,来找老子报仇。对了,最好到时候再带着几个小狐狸崽,那样声势更加壮大。”陆云说着瞟了一眼张筱雨,而后又挑衅似的转望了望马晓光他们,这才慢悠悠的回到了座位。

 教室里笑声更加响亮,张筱雨气的浑身直哆嗦,拿起磊子的文具盒,啪地一声摔在了水泥地上。

 “你……你干嘛摔我文具盒?”磊子典型的老实人,平时对张筱雨也是畏惧如虎,此刻文具盒被摔只是象征x ng的质问了一句,急忙跑过去,把文具盒捡了回来,一声不响滴坐在座位上。

 “老娘愿意,大不了赔给你一个,凶什么凶,真以为老娘好欺负了。”张筱雨总算找到个可以泄怒火的倒霉蛋了,叫嚣着将身子贴向磊子,xiong前的大r u团子晃的那叫一个汹涌。

 啪!

 磊子胳膊被张筱雨的r u团子磨蹭了几下,吓得他一闪身掉下了凳子,狼狈的趴在地上,叫道:“张筱雨,你……你怎么这么不知羞耻,拿那玩意来蹭我的胳膊。”老实人大多都实在,磊子就属于既老实又实在的一类,这话说的自然也实在的很。

 哗!

 又是一阵哄笑,nv生暗骂张筱雨放d ng,男生则暗骂磊子傻bī,有便宜不占叫个m o线。

 张筱雨也豁出去了,身子一阵摇晃,r u团子晃的更加厉害了,冲着趴在地上的磊子叫道:“老娘就蹭你了怎么着吧。小嫩芽子还不滚起来。”

 妈妈的,这sao狐狸的俩r u团子还真是不小呢,大两岁确实是有优势啊。陆云看了看身边的梁红y ,心道:不知道小y 儿和小英她们,过两年会长成啥样,应该不会比张筱雨这sao狐狸的小吧,

 “磊子,等老师来了,让老师给你调个位子,一只sao狐狸待在身边,你不觉得恶心的慌?”陆云拍了拍磊子的后背,一把将他拉了起来。

 被陆云一口一个sao狐狸叫着,张筱雨虽然气恼,却还真怕惹恼了陆云再挨一顿抗揍,只是狠狠瞪了他一眼,气呼呼的坐了下去。

 “陆云,你少说两句吧,一会被老师听见,又要罚你了。”梁红y 眼看陆云还要出言,生怕他和张筱雨在打起来,急忙戳了戳他的手臂,“还疼不疼啊,要不要我给你r ur u。”

 陆云也懒得再和张筱雨斗嘴,听到梁红y 的话,嘻嘻一笑:“老婆有命,莫敢不从。就有劳老婆给我r u一下吧,这手臂被sao狐狸招来的公狐狸砸的可不轻呢。”

 梁红y 羞红了脸,掐了他一下:“谁是你老婆,别1u n说,被人听见又该说闲话了。”

 “不要脸。”一直默不作声的张筱雨忽然低低骂了一句。

 “艹,老子不要脸,老子还没不要脸到拿俩大r u团子去蹭别人,sao狐狸就是sao狐狸,满嘴的sao味。改天牵条猎狗来,配了个sao狐狸,不知道到时候后不会生出一堆小狐狸狗崽子。”陆云这话说得十分响亮,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。

 话音未落,教室内又是一阵哄笑。

 张筱雨气的脸都紫了,咬着牙皱着眉,心道:你个野种,老娘一定会收拾的让你跪地求饶……想着想着,张筱雨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极为疯狂的念头:说老娘是sao狐狸,老娘就sao一回给你看看,哼!

 “陆云……”

 梁红y 也被陆云的话n ng的满脸通红,手指在他的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。

 ……

看网友对 089 斗嘴 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