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乡村艳妇 > 072 哥,依旧风骚

072 哥,依旧风骚

 o72哥,依旧风saoo72哥,依旧风sao

 一路搀扶着铁心兰回办公室,引来无数学生侧目,陆云脸皮厚直接无视,只是觉得铁心兰脚步虚浮,整个身子几乎都倚在了自己身上,心中担心不已,咬着牙加快了脚步,希望能尽快回到她点点办公室。

 单手取出钥匙,打开m n,铁心兰终于坚持不住,侧扑在g口急剧起伏,脸s 苍白如纸,没有一丝血s 。

 陆云慌了神,急道:“铁老师,你怎么了?我去叫人送你去医院。”说着,拔tuǐ就要往外走。

 “陆云……”铁心兰艰难开口,抬手指着办公桌道,“别去,最里边的那个chou屉里有y o,你帮我拿过来就是了。”

 陆云手忙脚1u n的打开chou屉,见里面满满登登的全是各种各样大小不一的小瓷瓶,忙道:“铁老师,这里边好多瓶子,哪一个才是你需要的啊。”

 “紫s 葫芦形是内服的,蓝s 竹子形的是外敷的,你把这两个瓶子拿出来给我。”

 陆云稀里哗啦的一阵翻找,终于找到了铁心兰说的两个瓷瓶,奔到g前,打开葫芦形的瓷瓶,一阵清香传来,马上知道这y o根本是不可能在y o店或医院里能买到的。

 “铁老师,要服几颗?”

 “两颗就好。”

 陆云倒出两颗红s 的y o丸托在掌心,又倒了杯水,这才让铁心兰把不知名的y o丸吃了下去。

 片刻后,铁心兰脸s 逐渐红润起来,呼吸也趋于平缓,不似先前那般痛苦不堪了。

 “老师,你是不是和阿辉拼斗中受了伤?”见铁心兰已经没什么大碍,陆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,抹了把额头的汗珠,开口问道。

 铁心兰点了点头,并没有解释什么。

 陆云看了看手中的竹节形的瓷瓶,好奇地问道:“我明明看见你打的阿辉满身是血,而你身上并没有什么伤痕,怎么会受伤呢?”

 铁心兰沉默了片刻,望着陆云终于开口说道:“我是被他的拳风扫中后背,伤到了脏腑,外表自然看不出什么来,那样的形势,我若当场显出受伤之态,必然会被他们得手。”

 陆云听得一愣一愣的,这他娘的和电视上演的还真一样啊,只是铁心兰居然能够强忍痛楚,坚持到了把食堂打扫干净,让陆云打心眼里佩服铁心兰。

 “那这瓶y o……”

 铁心兰看了他一眼,忽然把身子平趴在了g上,说道:“你撩起我的衣服,后背上有伤痕,你把y o涂在上面。”

 陆云哦了一声,看着铁心兰曲线玲珑的身体,心里忍不住一阵火热,颤抖着双手撩起她的上衣,一片美好的雪白马上呈现在眼前,然而令人大煞风景的是,以xiongo罩带子为中心的一片肌肤上赫然有着拳头大的一片乌黑淤青,在四围滑嫩雪白肌肤的映衬下,说不出的刺眼。

 擦,阿辉还真是不简单,拳风都能把人打成这样,这要一拳打实了,还不把人砸个稀巴烂!

 “心兰姐,你忍着疼啊,我要先解开这个带子。”

 自从和陆云那次疯狂以后,铁心兰面对陆云并没有赶到有什么不妥,此刻更不会拒绝,声音有些虚弱的道:“你放心,我撑的住。”

 陆云把她的上衣撩到腋下的位置,这才颤颤巍巍的解开那绣着一对鸳鸯的xiong带,带子滑落到两旁,再也遮掩不住包裹着的两朵hua蕾,虽然铁心兰趴着,却也正因为这样,将两朵白嫩的雪莲hua挤压的出了身体的范围,看着更为y u人。

 知道现在不是包揽光的时候,陆云打开瓷瓶,倒了些许y o水在手上,缓慢而轻柔的在铁心兰受伤的背部均匀的涂抹了一遍。

 真是造化n ng人,前几天还是铁心兰为陆云涂抹伤处,而今几天的时间便换成了陆云为铁心兰涂抹背部上的伤痕。

 处理完伤痕,陆云放好瓷瓶,坐在铁心兰身边,目光不由在她光滑白嫩的背上游走着。

 这样白皙滑嫩的肌肤,真的是一个已经到了四十岁的nv人所应有的吗?陆云想着,右手不知不觉间便抚上了那片雪白的肌肤,细细的感受着它的柔软与滑嫩,忍不住赞道:“心兰姐,你的皮肤真好,根本就和你的年龄不匹配。嗯,简直比十七八岁的大姑娘的皮肤还要好。”

 或许是吃了y o控制住了伤势,铁心兰听到陆云的话,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来:“油嘴滑舌,看来你mo过不少大姑娘的后背了吧。”

 “没,没有,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。”陆云急忙辩解,这话他说的倒也不假,除了陆小英之外,他似乎还真没抚mo过其他大姑娘的皮肤呢。

 “小s 鬼,还不把我的衣服n ng下来,难道你就不怕眼睛长了针眼?”

 “不怕,就算眼睛真的长了针眼,我也要在还没长针眼之前大饱眼福。”铁心兰能够和他开玩笑,证明她的伤势已经大为好转,陆云的心情也随之变得轻松起来,不仅油嘴滑舌,左手还在那被挤压出来的雪莲hua上r u捏了一把。

 铁心兰身子忽然一阵轻微的颤抖,嗲道:“你给我老实点啊,要不然我一掌把你拍个稀巴烂。”说完,似乎也觉得有趣,忍不住又咯咯笑出声来。

 “心兰姐,我……我觉你忽然变的年轻了,和以前冷冰冰拒人于千之外的冷漠相比,简直判若两人。”

 毫无来由地,陆云感觉到眼前的铁心兰似乎并非以前那个铁心兰了,但是具体是哪里生了改变,他却说不出来,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,铁心兰现在的心态绝非像四十岁那样的成o熟f 人。

 “臭小子,你这是在变相的说我老是么?你难道就不怕我的一双铁掌了么?”铁心兰趴在g上,咯咯笑着,身体一阵起伏。

 陆云忽然俯身将她抱住,鬼使神差般的脱口说道:“心兰姐,我……我要看看你原本的样子。”

 陆云话一出口,铁心兰银铃似的笑声顿时戛然而止,半天才缓缓说道:“你真的要看么?”

 “嗯。”

 陆云心中狂喜,铁心兰的话无疑证实了他心中近乎疯狂的想法。

 ……

 ps:下一章,来个3陆o度的回旋踢,

看网友对 072 哥,依旧风骚 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