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乡村艳妇 > 041修床

041修床

 o41修g

 听到陆云的话,刘寡f 无奈的叹了口气,要不是柱子的爹娘常年患病,柱子又走的早,打死她也不会做出这些对不起柱子的事情来,但愿柱子地下有知,能够原谅她。(_)

 刘寡f 心情不佳,陆云却也能够看的出来,只不过他之所以这么问,无非就是想把刘寡f 和村长那势利眼之间的事情套出个实情,以便长大后上m n提亲的时候有个把柄在握。

 意外的收获是,平日看起来老实巴jiao的三叔,居然和刘寡f 也有一tuǐ,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。原本和三婶有那层关系,还觉得对不住三叔呢,现在却释然了。

 刘寡f 那句:有哪个不想骑别人家的媳f 的。现在想想真他娘的是至理名言呀。

 陆云见刘寡f 凄凄楚楚的,好不惹人怜爱,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。

 想办法把刘寡f 逗的高兴起来,两人依偎着说些乡间的趣事,气氛倒也算得上融洽。

 下课铃声响起,刘寡f 起身道:“小云,你赶紧走吧。”

 陆云也知道是该走的时候了,点点头道:“嗯,婶,那我先回去了啊。”

 “我去给你开m n。”刘寡f 疾走两步,打开了房m n,陆云又和她说了几句话,这才离去。

 “小云,你等等。”

 刘寡f 追上来,开口道:“小云,要不还是我去跟你们班主任说说吧,我毕竟在学校里人头比你熟些。”

 面对刘寡f 的关切,陆云报之一个安啦的笑容,道:“婶,你就别担心了,我自己会处理好的。”

 “如果你班主任实在是不放过你,你就来找婶,婶让校长那老家伙去收拾他。”刘寡f 点了点头,看了陆云脸上的伤痕,有些心疼的叮嘱道,“以后别动不动跟人打架,伤了谁都不好。”

 “我知道了,婶。”陆云笑道,“只要没人找我的事,或者动我身边的亲人,我从来都是乖孩子的,嘻嘻。”

 这时,已经有学生陆陆续续的朝小卖部飞奔而来,刘寡f 横了陆云一眼,佯怒道:“小鬼头,下次再让我看见你打架,小心我捏碎你的卵蛋子。”

 陆云1 出招牌式的无赖笑容,嘻嘻笑道:“婶,你可真是铁石心肠啊,不说了,我要走了。”

 “记得不要再打架了啊。”刘寡f 始终有些不放心,冲着陆云的背影又是一番叮嘱。

 “知道啦。”陆云回头应了一声,一溜烟似的不见了踪影。

 ……

 总是选择旷课,这种一味逃避的办法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啊,得想个法子把这一关应付过去才是。

 陆云缓下了步伐,想了想决定还是去找铁心兰想办法吧。

 来到铁老太太的办公室外面,陆云整了整衣服,这才敲响了办公室的屋m n。

 “谁呀,进来吧。”

 屋里传来铁心兰的话音,陆云心中一喜,推开m n走了进去。

 “陆云啊,有事么?”铁心兰正在批改作业,听到脚步声抬起头见是陆云,柔柔一笑,“坐吧,我先把作业批改完。”

 陆云点点头,一声不响的坐在了一张凳子上,回忆起和铁心兰大战时的情景,这张凳子也没少给处理啊。

 铁心兰似乎没有因为陆云的到来,而感到丝毫的别扭,仍是专心的批改着作业,神s 一丝不苟,令陆云倍感敬佩。

 坐了三四分钟,铁心兰依然没有把作业批改完,陆云无所事事,目光在房屋内四处转悠,忽而看见那张被两人疯狂时压趴下的单人g,心里禁不住一乐,心道:这g质量也太次了点吧,差点坏了两人的好事。

 与此同时,陆云也想好了如何向铁心兰开口,让她帮自己去应付歪脖子烧jī了。

 两分钟后,铁心兰终于完成任务,慵懒的伸了个懒腰,立马将xiong前的高耸推到了风口1 ng尖之上。

 陆云鼻子一热,差点当场献丑。

 “陆云,你找我有什么吗?”铁心兰把桌子上的零碎全部收拾利落,望向陆云,却觉陆云怔怔的看着自己,目光死死盯着自己的xiong部,急忙把双臂挡在前面,佯怒道,“陆云,你看什么呢?”

 呃……

 “啊……”陆云回过神来,见铁心兰怒瞪着自己,r u了r u鼻子,尴尬的道,“没什么,我只是现有蚊子在老师身边1u n飞,本想提醒你一句的……”

 陆云这慌撒的,连他自己都感到脸红了。

 好在铁心兰根本就没想跟他计较,毕竟那事都做了,现在看看又有什么呢。

 “告诉你多少遍了,没人的时候不要叫我老师了。”铁心兰站起身,倒了杯水,递给陆云,“喝口水吧,对了,你身上的伤害疼不疼了?”

 陆云双手接过水杯,回道:“不疼了,你那朋友的y o效果出奇的好,现在已经感觉不到一丁点的疼痛了。”

 “那就好。”铁心兰笑了笑,回身看了一眼被压塌的g铺,道,“陆云,帮我把g修好吧,要不然晚上我就要打地铺了。”

 正合我意,陆云刚才就想在那g上打主意,现在铁心兰自己说出来,自然是最好不过了。

 “行,只是我没有工具呀。”陆云叹道,其实他y的早就看到房间的角落里放着几个斧头锤子,还有一些铁钉散落在地上,显然是铁心兰临时n ng来的。

 “工具我都找好了,就在墙角里,你试试看能不能把g修好。实在修不好的话,我再找其他人帮忙。”

 “不用,这点小活,我自己就可以搞定了。再说,要不是我,这g也不会坏了。”

 陆云话一出口,铁心兰的脸马上红了起来,上午的疯狂犹如放电影一般,在她脑海里一一闪过,每一个动作和细节都映现的清晰无比,坦然的心态瞬间生了变化。

 陆云背对着她,并不知道铁心兰此刻的变化,径直拿了工具走到g前,叮叮当当的忙活了起来。

 陆云的三叔会手木匠活,陆云虽然没怎么学过,但是耳闻目览之下多少也会那么一点,没成想今天正好派上用场。

 ……

看网友对 041修床 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