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乡村艳妇 > 026 床塌了

026 床塌了

 o25g塌了

 陆云心ch o起伏,做梦都没有想到铁老太太会自己送上m n来,但是怀中的人儿散出独有的气息,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得假的。

 “咔嚓!”

 一声脆响,紧接着响起陆云和铁心兰的惊呼。

 原来是那单人g承受不住两人的重量,uǐ断折,陆羽和铁老太太咕噜一声滚到了地上。

 铁老太太皱了皱眉,看了一眼被自己压在身下,满脸痛苦的陆云,低声笑道:“看来天公不作美,咱们的好事成不了了呢。”

 陆云此刻早已y 火焚身,冷不丁被当头泼下一盆冷水,直想开口骂娘,哭着脸道:“老师,既然老天都不让我们成其好事,我看咱们改天再找机会吧。”

 “为什么要改天呢?没g就不能继续做么?”铁咯太太把脸贴在陆云的xiong膛上,来回摩挲着。

 “老师,地上很凉,我不太舒服啊。”陆云抱怨道。

 铁老太太抬起头,笑道:“谁说要在地上,起来,我有办法。”

 说着,铁老太太站起身,陆云也随之站起,躺在冰凉的石灰地上又硬又铬慌,真不是一般的难受。

 “老师,我们要怎么办。”陆云看了一眼塌了的单人g,m 茫的问道。

 铁心兰微微一笑,也不答话,自顾解开了短衫上的纽扣。

 霎时间,白s 的文xiong呈现在陆云面前。

 那上面各绣着一个鸳鸯,彼此隔着深深的壕沟相望,似要突破桎梏,鸳鸯戏水海角天涯。

 陆云一眼就看出,那对鸳鸯是后来以纯手工绣上去的,并非买来时就带着的,好奇的问道:“老师,怎么会绣着一对鸳鸯呢,既然是绣了鸳鸯,又为什么要让他们彼此分开,只能相视而望却不能在一起呢?”

 铁老太太脸s 变了变,强作笑容,看着上面的鸳鸯,眼中竟噙满了泪水。

 ……

 “老师,您怎么了?”陆云被铁老太太表现出来的柔弱一面,惊得目瞪口呆。

 这玩笑开大了,一向给人以铁娘子印象的铁老太太居然会流泪,而且似乎是被勾起了某件被尘封的往事,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转,硬是忍着不让它流下来。

 擦了擦双眼,铁老太太展颜一笑:“没什么,只是想起了以往的事情,忍不住有些伤感罢了。”

 陆云哦了一声,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下去,愣愣地看着铁老太太一言不。

 “呵呵,你看什么呢,咱们继续,周全应该快回来了,抓紧时间吧。”铁老太太一扫方才的伤感,脸上重新焕出了m 人的笑容。

 陆云巴不得她这么说,双臂一张把她搂在怀里,双手则在背后,解开了罩罩上的扣带。

 铁老太太半倚在陆云怀里,幽幽道:“陆云,你知道鸳鸯代表着什么吗?”

 陆云拧了拧眉,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,抚mo着她凝脂般的肌肤,开口道:“鸳鸯,不就是代表着两个相爱的人,用一声厮守在一起吗?”

 陆云也只是一知半解,信口胡掐。

 “双宿双飞,只羡鸳鸯不羡仙,只不过若是那一对鸳鸯失去了另一半,便只是苦命鸳鸯,连jī都不如了。”铁老太太有片刻的黯然,而后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,爆出了从未有过的热情。

 双臂环在陆云的脖子上,眼中迸出火一般炙热的光芒,微张着嘴道:“陆云,老师现在是在犯罪,但是老师已经顾不得这些了,你……”

 听到铁老太太的话,陆云仿佛吃了兴奋剂,马上行动起来。手,不安分的一路向下mo去,跋山涉水终于到达了目的地……

 然而,就在此时陆云脑中轰然一响,丝毫没有料到,铁老太太的那儿居然是传说中的白虎,手下的动作不仅一慢。

 铁老太太此时敏感无比,对陆云突然停下动作,自然是一清二楚,离开陆云的,缓缓开口道:“陆云,你知道老师为什么这么苦了么?”

 陆云怎么会不知道呢,白虎——传说可以克死一切和她结合的男人,典型的白虎星克夫命,人见人厌,注定孤老终生。

 陆云毕竟年少,陡然知道这样一个事实,心里难免会害怕,怔怔地看着铁老太太,怎么也想不到这么娇y nm 人的nv人,竟是传说中的白虎星。

 陆云有些畏惧的看着她,既不点头也不摇头,心里只想着白虎星是不是真的能够克死一切和她结合的男人。

 有了这层顾虑,陆云高涨的火焰陡然熄灭下来。

 铁老太太叹了口气,离开陆云的身体,把衣服重新穿上,颓然坐到椅子上,对陆云说道:“陆云,你走吧,就当今天什么事都没生过吧。”

 “老师,我……”

看网友对 026 床塌了 的精彩评论